Hank Green

Hank Green

言外之意封面

言外之意

分析言外之意的哲学内涵,理解语言背后的深层意义。

言外之意

---- 分析言外之意的哲学内涵,理解语言背后的深层意义。



你会经常思考自己所说的东西吗?
比如,你说的话中的词语:
“字面意义”
这是一个严重过度使用的词
,顺便,字面意义上地

很多时候,人们
用这个词进行强调
的方式,我认为很不正确。
比如,人们会说,“我字面意义地要饿死了,
因为距离上次吃午饭,已经过去好几小时了”。
但是显然,他们并没有字面意义上要饿死了,
他们只是...非常饿。

除非你是我们的老朋友路德维希·维根斯坦,
他相信,语言本身没有意义。
字面意义
通常指一个词语
具体的,被人们采纳的意义
是词语应该代表的
人们的意图
所以,除非你处于严重营养不良的状态,
正在死神可怕的门前徘徊,
否则,你没有
字面意义地
要饿死。

但我们无时无刻都在说这样的话,
比方说,你有没有想过你说的很多话都在使用修辞比喻,
并非真的是字面意义上的意思?
这些修辞比喻,拥有
其他的意义
大多数时候,它们表达着我们不会坦白说的话。
比如,我们都知道,
当我们说某个人“是好人”的时候美,我们其实是别的意思。
比如一名女士声称她要去“补个妆”。
当然,还有“看个片冷静一下”,
事实证明,这句话和看片没什么关系。

我们已经谈到过,意义的概念是多么难以捉摸,
它会根据时间、地域、你所在的语言共同体而变化。
但这甚至还没考虑,人们通常表达的不是字面上的意义。
因为我们说话同样使用
成语、省略、俗语和比喻
这把我带到了这个问题:
我们究竟是怎么理解彼此的


当涉及到我们如何知道有些被描述为“坏坏”的东西实际是好的,
或如何知道“看个片冷静一下”实际上是关于性,
我们可以感谢20世纪英国哲学家
保罗·格莱斯
他想要解释,我们到底是如何知道话语背后的意思的。
他描述我们的这种能力,
通过一套理论,他称之为
会话含义

格莱斯说,要真正的理解我们加工意义的过程,
我们需要区分
所说
所指
所说
是实际的语言内容,
是说话者口中讲出的字词。
所指
包含更多远远不止是讲出口的字词的东西。
含义(所指)结合了我们实际所说的
话语
以及我们说这些话的
背景
而这个背景可以包含任何东西,从过去共同的经验、社会习俗,
到面部表情、语调、手势等。


格莱斯观察到,任何人想要进行一次成功的会话,有一些
条件
必须得到满足。

首先,你必须实际尝试与某人进行沟通,
并且实现成功的会话。
如果这一点满足,那么格莱斯说,你正在遵循
合作原则
意思是,任何时候当说话者的话语中存在歧义,
听话者
应该尽可能寻找当前背景下最有可能的意义。
所以,哪怕字词本身并不契合你正在进行的会话,
你应该努力去翻译你的对话者真正的意思,
这样话语才有意义。
比如,如果你在姐姐的房间里,正在和她吵架。
她说“门在那边”。
你可以假设,她并非只是随意提到房屋结构的名字,
她在建议你穿过那扇门,离开她的地盘。


但是理解的重担并非完全落在听话者身上,
格莱斯同样提出了特定的准则,即谈话的
经验规则
来帮助
说话者
遵循合作原则。
这些准则有4大类型:
数量准则、质量准则、关系准则和方式准则。

数量准则
有2个规则:
1、你
应该提供充分的信息
当你的父母给在学校的你打电话,问你过的怎么样时,
你很可能会敷衍的说,“挺好”。
这话在理论上是准确的,
但你没有给父母他们想要的信息数量。
他也们真正想知道的是,你是否能通过数学考试,
你是否记得洗床单
这样的事情。
2、我们
不应该提供过多的信息
我们都遇到过滔滔不绝的人。
当你向老师解释你上次缺课因为你生病了,
你不需要提供所有你拉肚子真实的可怕细节。
我是说,真的有话太多这回事的,各位。

会话的
质量规则
同样也有2个。
1、我们
不应该说我们认为是错误的事情
这包括竞选美国总统的人。
人不应该说谎话。
第2条质量规则,提醒我们
不要给缺乏充分证据的事情下结论
所以,如果你看见你重要的另一半,在走廊上和别人说话,
不要四处去跟周围的人说他们在背叛你,而不去核查事实情况。
这并不是说人们从来不会打破这些规则,
有些人谎话说的比真话多。
但是格莱斯指出,
违背这些规则,会阻碍成功的会话。

下一个准则是
关系准则
这告诉我们,要说相关的事情。
这防止我们在聊超级碗的中途,
话题狂奔到我们最喜欢的超级英雄军团角色。
我中意你,叶绿素小子。

最后,我们说话的
方式准则
有4个规则:
1、我们
应该避免含糊不清的短语
毕竟,这会表现的很高傲和迁腐,
可能会导致你的对话者想打你,
会话的整个目的在于成功的交流,
而不是炫耀你有多少词汇量。
2、
歧义应该杜绝
为你的听话者着想,
当你使用修辞和俗语的时候,
你不会跟你的奶奶谈你的“饱饱”(指宝宝),
是因为她不会理解你在说什么东西。
3、
简洁
1分钟能解释清楚的东西,不要用10分钟。
4、
条理清晰
还记得妈妈根据记忆,告诉你她拿手的烘肉卷配方。
然后当你实际去做的时候,
你只做出了一坨洋葱和生肉。
妈妈认为,你会知道要切开洋葱,烘烤面包,
但是她没说。
所以,条理清晰的规则提醒我们,不要遗漏步骤,
当我们沟通信息的时候。


现在,听上去是一大堆规则。
但是格莱斯相信,我们已经在会话当中遵循了这些准则。
因为一般来说,当我们沟通时,
我们想要被理解。


最酷的地方在这里。
因为每一个人都理解,这些没有明说的规则,
我们可以时不时地
违反规则
并且知道其他人会明白,我们在
故意破坏
这些规则。
为什么我们会这么做?
因为刻意的违反准则,是
表达观点
的一个很好的方式,
这叫做
无视准则

举个例子,我们无视质量准则,当我们使用
讽刺
的时候。
比如,“我很确定你之前从来没经历过被讽刺”。
我们无视方式准则,
当我们刻意使用嗨涩生避的词语,
使对话者困惑、尴尬
既然我们知道如何拐弯抹角的表达我们的意思,
是时候做事情了!


让我们进入思想泡泡,看一点哲学动画。


1950年左右,英国哲学家
J·L·奥斯丁
写了一本精致的小书《如何以言行事》。
在书中,奥斯丁观察到,有时候,
话语实际上有能力改变世界。
我不是指,马丁·路德·金那种用演讲改变世界,
而是,在一瞬间,一个语言行为,可以改变关于世界的特定事实。
当婚礼司仪牧师说:
“我宣布你们结为夫妇”,
或“结为夫夫”、“结为妇妇”,
这个语言行为,拥有实际上把2个单身个体转化为已婚伴侣的力量。
同样,家长有力量决定他们孩子的名字,仅仅通过声明它。
总统、国家元首可以制造战争,仅仅通过宣战。
通过说“我保证”,我们创造了道德义务。

我们是语言动物,我们允许我们的现实,
以十分深远的方式,被话语,以及我们赋予话语的价值所塑造。
这不是一件我们会深思熟虑的事情,
但是当你停下来,认真想一想,
这相当的不可思议。
话语实际上可以创造羁绊,解除羁绊。
语言行为可以导致国与国之间交战。


但其中有些例子,需要特定的条件得到满足,
为了使话语生效,
或者用奥斯丁的话说,“使话语恰到好处”。
比如,婚礼上要结为伴侣的其中一方,
未满法定年龄,已婚,或者是一条狗,
那么宣布它们结为伴侣,并不会变成真的。
你同样需要法律认可的牧师来宣告誓词。
宣战和学位授予,也必须由权威人士进行。
但在其他情况下,比如做出承诺、加入社会群体、给孩子命名,
任何人都可以改变世界,仅仅通过他们的话语。
行事话语是非常有趣的,
因为我们一般认为,语句只是信息的载体而已。


谢谢,思想泡泡!
事实证明,有时候。
这种类型的语句,实际上是会做事情的。


今天,我们谈到了会话含义,
合作原则,
成功交流的4个主要准则,
皆由保罗·格莱斯提出。
我们同样学到了行事话语,
我想提醒你,香蕉是“馋馋”。

下一集,我们会看一看语言哲学与伦理学相遇的领域,
通过谈一谈,话语的力量可以产生伤害的方式。
(您似乎正在使用手机端进行浏览。使用画中画模式播放视频,开启文字跟踪,获得更好的学习体验。推荐前往电脑端获取最佳学习体验。)

什么是言外之意?

问题由 Rieux 创建
4 人用做记忆卡片

关于我们是如何理解彼此的语言想表达的内容,保罗·格莱斯提出了什么理论?

问题由 Rieux 创建
4 人用做记忆卡片

简单介绍无视规则。

问题由 Rieux 创建
4 人用做记忆卡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