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nk Green

Hank Green

话语如何伤人封面

话语如何伤人

探讨不当言语对他人造成的伤害及其道德责任。

话语如何伤人

---- 探讨不当言语对他人造成的伤害及其道德责任。

警告:本集速成课:哲学
包含可能会引起部分观众感觉不适的语言,
可能不适合在特定场合下观看。


考虑一下这个句子:
詹森射(Shot)了一只老鼠,穿着他的拳击短裤。
很简单,
是吗?
真的吗?

我首先想到的是,詹森正穿着拳击短裤,射了一只老鼠。
但也许是,老鼠正穿着詹森的拳击短裤呢?
或者老鼠在詹森的拳击短裤里,
而詹森正穿着短裤呢?
我们所说的“射”又是什么样的动作呢?
是用枪射击,还是用相机拍照?


话语,会以各种各样的方式被
误解
当误解发生时,问题通常可以归结于说话者意义与听话者意义的区别,
即说话者的意图与听话者的理解存在分歧。
当这两种意义并不匹配时。
结果可能是不知所云,啼笑皆非。

但是话语并不只是传达意义,
它们同样与
态度
相关。
当说话者的态度与他的听话者并不相符时,
他的话语,不论他的意图是开玩笑、装前卫、还是扮低俗,
最终都可能造成严重的伤害。

这就是我想警告你的部分,
我们今天将会谈到这些伤人的话语。
我将会说这些话,尽管我自己是不愿意说的。
你将会听到这些话,你同样很可能不会愿意听。
我们都会明白这些话的意思,
但我们必须谈一谈这些话,
因为它们无处不在,它们杀伤力无穷。



让我们从一个不那么伤人的沟通失败例子开始。
我们的
老鼠穿着拳击短裤
例子。

这个句子如此让人困惑的原因在于,
我们理解大多数的语言,是通过
背景(语境)
但有时候,比如一个关于老鼠的长句子,
我们就是没办法获取它的背景。
于是经常会产生歧义,
一个陈述句有不止一种可能的解释和理解。

但也有时候,我们确实有背景,但这还不够。
因为存在你和你的对话者,共同享有的背景知识,
你们都知道的事情,
比如,老鼠不会穿内裤,
但同样存在你们每个人带进对话中的
私人背景
比如,如果有人讲了关于“你母亲”的愚蠢即兴段子,
这听上去实际会非常痛苦,
如果你母亲刚刚过世。


其他各种无意的语言伤害
,也同样存在。
其中有一些我确定你遇到过。
很可能在短信和邮件中,
有人讲了一个笑话当做段子,
但其他人解读为严重的冒犯。
这种情况是,说话者试图无视我们谈过的格莱斯的某个准则,
比如说,通过使用挖苦或讽刺,
但是听话者正在使用合作原则,
认为每一个参与会话的人都在如实地表达自己。

所以一条挖苦的短信如果在没有社会线索,比如音调肢体语言,的帮助下去理解,
可能会导致错误传达。


但是当涉及到,由语言引起的伤害。
我们更需要担心的是,刻意用来伤人的话语。

让我们在这里稍销作停留,
谈一谈我们如何讨论
伤害性语言


哲学家通常依靠
使用/提及区别
这是指
运用一个词语
讨论一个词语
之间的差别。
讨论一个词语
运用一个词语
让我们看看
使用“哲学”这个词
和仅仅是
提到这个词
之间的差别!

考虑这个命题:
我吃完午饭后很难在哲学课上保持清醒
在这里,我
使用
“哲学”这个词。
但是当我说:
哲学是希腊语中对智慧的爱
时,
我正在
提及
这个词,即讨论它。

使用/提及区别
在我们谈到
敏感词、禁语
时,很有帮助。
因为,我们必须使用这些词儿才能讨论它们。


有各种各样的禁语存在着。
有些词被认为是过分的,因为,
原谅我缺乏更哲学的词语去形容,它们很脏。

脏话
肮脏、下流、粗俗,
它们一般涉及身体部位、躯体功能和性行为。

你很可能不会想在文明的场合使用这些词,
但如果脏话确实冒犯了别人,
这是因为它冒犯了人们的
感受
而不是冒犯了别人对自己的
认知
,或他们的
同一性

脏话被用来进行
强调
,震惊,表达强烈的态度,
但它的目的,不在于攻击某一个人,
脏话的目的,
不是伤害


相对的,仇恨言论由直接
针对群体
成员的话语构成,
它们专门用来针对一个人所处的群体。
这些群体一般建立在对人的同一性很关键的东西之上,
比如
种族、性别、性取向、宗教信仰

仇恨言论通常被理解为比脏话有
更严重的道德问题
因为仇恨言论就是
专门用来伤人的




但仅仅是话语,如何能造成伤害?
要理解这一点,我们需要谈一种语言现象,叫做厚概念。

厚概念是语句或观点,
其预设不仅有描述性的意义,同样还
有评价性的内容
态度和价值
渗透在这些话语中,
非常紧密,以至于
很难剥离
开来。
举个例子,
谋杀
是一个厚概念,
它包含
描述
,意思是
杀死某人
但它同样包含
评价
谋杀是不正当的杀人
不存在“好”的谋杀。
记住这个概念。


让我们考虑一个理论,关于特定的话语如何造成伤害,
提出者是美国律师
查尔斯·R·劳伦斯三世

劳伦斯认为,仇恨言论在美国应该实行依法惩处,
就像在一些其他国家一样。
他的论证集中在
贬低一个人,仅仅因为他
做自己
而使用的厚概念

他说,这些概念的问题,
在于你无法把描述性的意义,
与话语固有的负面评价,进行剥离。
意义和态度,都被捆绑在一个词语当中。


让我给你举个例子,
一个我很难说出口的词。
这是一个仇恨词汇,但我们不能假装它不存在,
因为,在一定意义上,这种想法,
认为
特定话语不应该被讨论、分析、辩驳
的观念
赋予了这些话语更大的杀伤力。
我想要谈的这个词是
基佬

这个词有描述性的内容,
它通常被用来描述男性同性恋者。
但这个描述与固有的仇恨态度捆绑在一起,
捆绑如此紧密,以至于这个词描述的对象,
无法把这种态度(对男同的仇视和鄙视)与他的同一性事实(男同这个事实)分离开来。
这个词伤人,因为它告诉词语描述的对象,
他同一性中不可分割的一部分是糟糕的。

有人说,你穿了一件难看的T恤,
剪了一个
愚蠢的发型
,这可能很刺耳,
但这些都
不是你不可或缺的部分
如果有人说,你
做你自己,这本质就是糟糕的
,是错的,
那你就被击中了要害。
使用像这样的词的目的,就是伤人,
它没有别的作用,
这是它唯一的目的。

劳伦斯认为,尽管言论自由对民主很重要,
仇恨言论仍不应该受到保护。
相反,他说,仇恨言论应该被理解为属于
引战话语
的范畴。
是的,这是一个真实的术语,
不是只存在于牛仔动画片中。

引战话语
是用来煽动暴力的话语。
由于言论保护的目的在于促进公开交流,劳伦斯说,
专门用来挑起暴力和恐惧,不好好说话的言论,不值得宪法保护。


当代美国哲学家
史丹菲·罗斯
,对于为什么话语可以伤人,提出了另一种解释。
让我们进入思想泡泡进行探索,
看一点哲学动画。


并非把焦点集中在大多数人都同意有贬义的话语上,
罗斯研究一般似乎无害的话语。
想一想这个词,
宝贝
,是成人间使用的爱称,特别用来指女性。
呼唤你重要的另一半
宝贝
没什么错,对吗?
罗斯认为,可能有错。
她说,人们用来指代我们的话语,可以创造出
隐喻识别
想一想一般小宝贝的特点,
无助、依赖、依靠他人的照料,需要别人为它们做决定。
罗斯认为,当一个人被反复用像
宝贝
这样的词指代时,
隐喻识别会逐渐发生。
她开始认为自己拥有小宝贝的那些特质,
换句话说,她开始把自己看成弱小和依赖的,需要依靠他人,
特别是这样称呼她的男人,来照顾她。

这可能听上去有点牵强,但想想看,
我们对自己的看法,很大程度由别人对我们的看法所塑造,
我们往往会根据,我们认为他人对我们抱有的期望采取行动。
所以,知道自己被看成是捣蛋鬼的小孩,更有可能继续搞破坏,
而被看做是优等生的小孩,更有可能推动自己成功。

明确一点,罗斯并不认为这是有意识发生的事情,
她认为这是悄然进行的。
逐渐蚕食我们的自我知觉,我们甚至都意识不到。
人们用来指代我们的话语,
最终诉说着我们对自身的理解。

谢谢,思思想泡泡。


那么,那些你不认为是仇恨言论的伤人的话语呢?
比如更加普通的语言,
那种我们在自助餐厅,在宿舍,
当我们谈到我们的朋友、谈到我们敌人时,所说的话语。

这些话很伤人,但它们的杀伤力表现为另一种方式,
因为它们几乎是主流。

因为我们不认为它们有多危险,没什么大不了的,
它们实际上更有可能引起无意的伤害。

考虑一下另一个我真的很不想说的词:
婊子
这个是另一个厚概念。
它有描述性的内容,用来指代性行为随便的女性。
但人们用这个词时,真正起作用的是它的评价性内容。

渗透在这个词中的态度,
针对女性和性行为的态度,是如此强烈,
以至于这个词甚至被用来形容,性行为不随便的女性。
人们使用这个词描述,比如说,只是在他们看来穿着暴露的女性。
这个词的目的就是表达
那样的女性是糟糕的
态度和描述,完全捆绑在一起。
也许你有你的观点,你有使用这

个词感觉很正当的理由。
但有可能的情况是,
你没有真正想过,性行为随便、穿着特定的服饰,到底有什么错。
所以,你也许可以再想一想,要不要使用这样的词,
因为当你使用的时候,
你正在传递针对他人的一种特定态度,
你正在赞同这种态度。
所以,如果你其实没有某种态度,
且不认为其他人应该持有某种态度,
你就应该留意,不要在你的言论中传播这种态度。


好的,让我再说一个观点。
没有人在这里告诉你,你应该说什么,不该说什么,
这不是我的事情。
我的事情是帮助你审视自己,
用哲学家的眼光,审视我们共同使用的语言。

语言哲学可以帮助我们
把可怕的、有杀伤力的语言暴露在阳光下,
搞清楚为什么这些话是可怕的、有杀伤力的。
然后,经过理性的论证,
我们可以理解和解释,我们使用的语言如何对他人造成伤害。

显然,故意使用语言去伤人,是非常可恶的,
但是,即便你说话的时候没有恶意,
你的听话者未必理解这一点,
因为说话者意义和听话者意义并非总是吻合。
只有谨慎思考我们使用的话语,这些话语的意义,
我们才能理解,话语可能如何被他人感知。


今天,我们谈到了
话语
话语如何伤人
我们学到了使用/提及区别,
脏话
仇恨言论
的不同点。
我们同样学到了
厚概念
隐喻识别。
(您似乎正在使用手机端进行浏览。使用画中画模式播放视频,开启文字跟踪,获得更好的学习体验。推荐前往电脑端获取最佳学习体验。)

无意的伤害语言的两种类型是什么?

问题由 Rieux 创建
4 人用做记忆卡片

什么使用/提及区别?

问题由 Rieux 创建
4 人用做记忆卡片

伤人的话语主要有哪两种类型?

问题由 Rieux 创建
4 人用做记忆卡片

劳伦斯如何解释语言为什么可以伤人?

问题由 Rieux 创建
4 人用做记忆卡片

什么是厚概念?

问题由 Rieux 创建
4 人用做记忆卡片

什么是隐喻识别?

问题由 Rieux 创建
4 人用做记忆卡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