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nk Green

Hank Green

不存在的对象与想象的世界封面

不存在的对象与想象的世界

思考虚构与现实的关系,探索想象在哲学中的意义。

不存在的对象与想象的世界

---- 思考虚构与现实的关系,探索想象在哲学中的意义。

夏洛克·福尔摩斯住在贝克街221C;
圣诞老人拥有8匹驯鹿;
哈利·波特最好的朋友是德拉科·马尔福;
如果僵户触碰到你的皮肤,你就会变成僵户。

我刚才做了一系列
断言
这些句子都是有意义的,一般来说。
它们包含主语和动词,语法上是正确的。

但它们的
如何呢?

我确定你对其中一些断言立马就能做出反应,
比如哈利和德拉科?不。

但是一句断言如何能有真假,
如果它陈述的是
不存在的东西
我们应该如何看待,现实世界中不存在,
但一定程度上,似乎存在于我们思想中的东西?


我们之所以能够思考、谈论,
甚至在我们的头脑中想象从未存在过的事物的部分原因,
是由于
语言
没有语言,我们唯一能交流的内容就只能是物理客体,
因为交流的形式主要会是:用手指来指去,
也许还伴随着看一点“嗯嗯阿阿”声。
话语允许我们
追踪概念
,让我们头脑中持有的想法,
哪怕想法并不与现实生活中的任何东西相对应。
在这里,手我们踏入了一个全新的领域,
语言哲学
美学
,即
艺术哲学
,相互碰撞,
因为,当我们谈到不存在的对象时,
我们很快会发现自己在谈论想象的世界:
一个实际并不存在,但语言允许我们在头脑中构想的世界。

当涉及到讨论在这样的世界中的意义和存在时,
我们需要稍微不同的一套哲学工具,
因为在这样的世界中,不同的规则往往行得通。
这是因为,我们创造了这些规则。
在我们想象的世界中,
我们可能与其他星球上的生命交谈,
过去的历史可能从来没有发生过,
物理定律可能不存在,
事实证明,我们可以创造整个世界,仅仅通过我们的思想。


在我们刚开始打开语言这个不得了的大皮箱时,
我们谈到了
指称
的概念。
词语的指称,是词语所延伸楔入的现实中的客体,
所以词语
的指称,是这个家伙。
但是当不存在指称的时候呢?
比如,词语
的指称是什么?
我如何判断这种词语或它所指的对象的真值?
这真的有可能可以做得到吗?

我认为,当我们谈到不存在的对象时,
我们可能只是在说毫无意义的话。
但是,我几乎肯定,
我真的确实知道很多有关不真实的事物的信息,
我把这些信息看做事实,确凿的事实。
比如,我知道
如果你告诉我,是8个小矮人,
并且这个小矮人的名字是
我会认为你错了。

但这些小矮人生活在现实世界的哪里呢?
我怎么知道一共有几个小矮人?
你如何能够对不存在的东西,持有错误的信念?
为了进一步剖析这个问题。
让我们进入思想泡泡,看一点哲学动画。


请看这一则断言:
当今的法国国王是秀头

真或假?

伯特兰·罗素说:“假”。

假,即便这个句子实际上包含好几则陈述:

1、句子断言,当今法国国王存在。

2、他是秃头。

但是,实际上不存在当今法国国王,
法国元首是总统,不是国王,
所以整个命题是假的。

因为不存在当今法国国王,罗素说,
我们就无法对他进行任何真的陈述。
说当今法国国王扎马尾辫、留好看浓密的胡子、
和说他是秃头,一样都假。

所以这个法国国王是不存在的实体,
仅仅是由于我们语言理解的偏差,而被错误地当作是存在的东西。

如果你还记得,这与我们遇到的
很相似。
早在我们谈论现实的本质的时候,
如果你说:“每一只猫都比没有猫多一条尾巴”,
这可以被理解为意思是:
存在一种东西叫做
没有猫

所以,就像
当今法国国王
,我们的语言有一些奇怪的特性,
使
没有某物
看上去像
某物

谢谢,思想泡泡。




罗素很确定,我们无法对不存在的事物进行任何有意义的断言,
但是20世纪奥地利哲学家
亚历克修斯·迈农
有不同意见。
迈农确信,
我们可以对现实中不存在的对象进行有意义的思考
但是他说,为了能有意义地谈论一样事物,
它必须,在一定意义上,拥有“存在”。
于是迈农提出了一套本体论
一套“存在”的系统,主要分为3类:
超存在、亚存在和存在
他认为,尽管是
不存在的事物
也可以包含在这个系统中。

首先,他说,每一样你
能想到的可能的对象
,都
超存在
如果你可以想到它,它就拥有超存在。
这包括可能永远不存在于现实生活中的事物。
比如
独角兽
,比如我们的老朋友僧人高尼罗所说的
世界上最完美的岛屿
如果可能的话。

在超存在的事物范围之内,
是更小的子集,
亚存在
的对象,
这是指
数字
定理
,这些没有物理存在,
但同样不包含任何情形的不可能的事物。
因为它们不是物理的事物,
所以它们无法在世界上任何地方找到,
它们就是
概念

最后,
存在
的对象,
是那些实际存在于物理世界的客体,
比如
智能手机
当今法国总统
所以,
存在的对象
拥有全部3个层次的
存在
它们存在
,它们可以被概念化
,它们可以被想象


现在,我应该指出,
许多迈农同时代的哲学家,认为他差不多是个疯子。
他被一些自己同时代的哲学家牢牢钳制着,
这些人把他所设想的不存在的对象的王国,
称为
迈农的丛林
一个
圆角正方形
当今法国国王
鹰头马身有翼兽
永远吃不完的硬糖
一起游荡的地方。


可能你也认为迈农的丛林是一连串胡说八道,
但你也许同样会说,圆角正方形与哈利波特还是有区别的,
因为,你可能认为哈利波特是真实的,在一定意义上。
比如,你知道他是虚构的,但对你来说,他感觉起来很真实。

这怎么样呢?
这也是没意义的吗?
未必。


有一种方法,一些
美学家
,即
艺术哲学家
使我们谈到虚构对象时,所说的内容
有意义
他们开始于
指出,从比喻角度上讲,我们谈论虚构对象的地方
我们展开谈话的领域,叫做
论域
在这个领域之内,断言可以为真或假。

我们
默认的论域是实际的世界
所以,在平常的对话中,
“哈利·波特是一名巫师”
是一则假断言,
就像“当今法国国王是秃头”,
因为哈利·波特不存在,所以他不可能是巫师,
巫师同样也不存在。

但是当我们进行关于哈利·波特的世界的谈话,
我们可以进入一个
哈利·波特的世界的论域
不同的论域
当我们的论域是
哈利·波特的世界
“哈利·波特是一名巫师”是一则真陈述,
尽管在真实世界的论域中这是假的。


不论我们是否察觉,
我们无时无刻都在使用不同的论域,
不仅仅是在粉丝圈聊天时。
比如,在
篮球的论域
手上带球走几步,叫做
走步违规
走步
,是违规的,
但是在
橄榄球的论域
手上带球走几步,并不叫做走步,
而且完全符合规则。

所以,解决关于想象的对象的存在与真假问题的一种方法,是说,
以哈利·波特为例,
J·K·罗琳创造了一个论域,是哈利的世界,
这个论域与我们的世界有一些共同点,
但是也有不同点。
在真实的世界,“哈利·波特头上有闪电疤痕”是假的,
因为哈利·波特不存在,
但是在哈利·波特的世界这个论域中,这是真的,
因为哈利和他的闪电疤痕,都存在。

所以当我们谈到
虚构
时,
我们是在
特定的论域之内
交谈,
我们的对话者知道这一点,即便没有明说。
这使我们能够说出
的内容,
尽管这种
并不延伸到这个实际的世界。


现在,事情会有一点怪怪的,
当我们的论域是
嵌入
在我们真实世界之内的虚构世界,比如
弗兰克·安德伍德是美国的总统。
同时,
也是
他们都住在白宫,拥有相同的行政权力。

不同于哈利·波特所属于的论域,
《纸牌屋》与我们的世界,遵循完全相同的规则。
幸好,多亏我们是人类,
我们非常擅长
区分不同的论域
我们可以分辨什么是创作,什么不是。
我们可以充满激情地,有理有据地辩论虚构论域里可能发生的事,
比如谁会赢得赛跑,超人还是闪电侠?

当你想象不同论域相遇的虚构世界时,
比如DC/漫威穿越集,
你实际上正在进行十分复杂的本体论思考。
你正在你的脑海中思考数量惊人的针对不同论域的命题,
并努力搞清楚到底哪个命题是真的。
如果这些世界相互结合,
举个例子,在在幽灵和僵户都存在的世界中,
一个人可能在死亡时既是幽灵,又是僵户吗?

我们理解、驾驭虚构现实的能力,
同样帮助我们思考其他假设的现实,
比如,
未来
会发生什么?
我们不同的选择
可能
会有怎样的影响?

所以,把不存在的
事物当作真实事物去对待时,
毫无意义
很可能不是恰当的形容词。
能够创造和构想一个世界,
是非常了不起的技能。


今天,我们谈到了不存在的对象与想象的对象。
我们是否有可能对它们做出真的断言?
我们学到了迈农的丛林,
以及论域的概念。

(提醒:)香蕉是馋馋。

下一集,我们会谈到审美对象。
(您似乎正在使用手机端进行浏览。使用画中画模式播放视频,开启文字跟踪,获得更好的学习体验。推荐前往电脑端获取最佳学习体验。)

为什么我们可以讨论不存在的东西?

问题由 Rieux 创建
4 人用做记忆卡片

关于讨论不存在的东西是否可能有意义,文中提到了哪些观点?

问题由 Rieux 创建
4 人用做记忆卡片

简述迈农的超存在,亚存在和存在理论。

问题由 Rieux 创建
4 人用做记忆卡片

简述论域理论。

问题由 Rieux 创建
4 人用做记忆卡片

我们擅长区分不同论域,这给我们带来什么样的能力?

问题由 Rieux 创建
4 人用做记忆卡片